夏花秋叶问生死

火光永不落下,至死明亮

【微博转载】即日起不老歌禁止连载文章请各位太太及时保存

同人使我快乐:

占各家tag抱歉如标题所说,文章首发和只在不老歌发的太太们为了保存文章和为了防止文章以后可能被盗或者抄袭请及时保存内容和保存文章发布日期证明,虽然可能很多太太觉得自己小透明但是只要写文了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具体更详细情况和保存方法请看我发的链接,如果被吞我上评论补充请不要留言,大家看到也可以转发微博链接补充我没贴的tag毕竟我一个人贴不全,大家还可以按按推荐小蓝手http://m.weibo.cn/1943656857/4111785152027568?sourceType=sms&from=1069095010&wm=9006_2001

太宰这次真的失策了,他总是想着“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这么做”而不是“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怎么做”完全忽略了陀思是能够参透太宰心思的人“我知道你肯定会这么想所以我就偏不这么做”
陀思做到了知己知彼而太宰面对陀思只能做到知己对于陀思一方异能者的数量并没有确切资料(不然新双黑怎么会不知道“悬崖”的存在)
不过陀思的出现或许能给太宰的世界掀起一点波澜太宰也许会重新思考人生吧(˘•ω•˘)

太敦芥敦都有了,就差中敦了⁄(⁄⁄•⁄ω⁄•⁄⁄)⁄

椋曜的大脑黑洞:

那什么……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两只可爱的小动物!⁄(⁄⁄•⁄ω⁄•⁄⁄)⁄

kowa:

改圖

【中敦】狂怒 (监狱paro)

想操他(问题发言)

千代梧-霹雳无敌大红手:


*暴力描写预警!
*一次失败的复建
*ooc
*第一视角




——当他第一次走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

首先进入我们视线的是个臃肿的胖子,断断续续却又此起彼伏的嘘声传来,身旁的男人不满又轻蔑地笑了笑,我喝了一口这里面自有的冰啤,下一刻便喷了前面那人一背。
这就是我花了一万日元换来的东西,鬼晓得加了多少水。

操。

前面被我牵连的男人本是瞬间骂出了声,他转过头来的时候,我面色不善的看了他一眼。
还好,他只是骂骂咧咧的把头转了回去,我可不想在这么多狱警面前揍他一顿。这里太过无趣,唯有酒,女人和暴力才能让我们提起兴致来。
我咂了咂嘴中残剩的一点儿啤酒味,日常怀念起原先我酒柜里那些好酒来,却在这时忽然察觉到周围一片寂静。
怎么了?
我又偏头朝楼下看去,一瞬间便明白了原因。

进来的家伙甚至看上去不像个成年人。

我到底该如何言说……?这实在是个不该出现在这肮脏监狱的人,他太过年轻,也太过……干净,那双眼睛没有被物欲和罪恶蒙蔽,带着初生般的澄澈;他的脸上有一丝微微的惧意,让他犹如猎物般让人虎视眈眈。

寂静仅仅维持了一瞬,欢呼便像海潮般爆发出来,此起彼伏的传遍整个监狱。
这对那些恶汉来说实在是太棒了,监狱里自然不可能会出现女人,那么个别长得稍微清秀些的男人就会首先被惦记上,狱警会选择性的对这些现象视而不见。不会交际,又没什么自保能力的人会被其他人没日没夜地搞,有的家伙被弄死了,有的则完全坏掉了。

而这个菜鸟,他的命运又会是怎样的悲惨呢?已经有好些人用贪婪露骨的目光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他好几遍,他就像出现在饿狼中的兔子一样,可怜,恐怕会被撕成碎片吧。

可真抱歉呐这里就是如此,欢迎来到地狱。
我这样想着,心里却并不真正觉得怜悯,只觉得稍稍有些可惜。
欢呼声逐渐退去,这一轮新入狱的罪犯已经全部被领了进来,聚集的人群散去,一只手忽然揽住我的肩膀,那令人生厌的声音好死不死地说道:“怎么了,中也?看上了哪一个?”
“……离我远些。”
“好冷淡!我可是为中也将来幸福的监狱生活做着超棒的规划呢!”

和我同时期被关进来的干部,太宰治,用他那欠扁的笑容对着我,“你也看上那一个了?我见你一直在望他。”说着,他指了指那个青年离去的方向。
“只是觉得新奇,知道他的背景吗?”
“没什么问题,是以故意伤害的罪名被关进来的。”
“……那个家伙?”我嗤之以鼻,“得了吧,我总觉得他看上去连条鱼都杀不了。”
“长得倒是不错。”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会被折磨至死吧。”我淡淡道。

“谁知道呢?当初我与你刚进来的时候不也是差点被人当作软柿子捏?”他见我有些变了脸色,弯了眼笑道:“别在意,我也不想再提起的,只是这里这样无趣,组织又迟迟没有动静,要是出现能让人愉悦的家伙,不好好玩玩可是会被人抢了先机的。”

“……那个小鬼叫什么?”
“中岛敦。”

中岛敦……我默念这个名字,然而一直到了食堂,我也不知道心中的那一丝怪异感从何而来。
与我们同桌的人才讲了个下流的笑话,引起一片的起哄声,我叹口气坐下,太宰治轻轻碰了碰我的手臂,把一盒牛奶献宝似的朝我推过来。

“送给你的。”他忍笑。
我接过来直接砸在他那张脸上。

周围的人似乎在与我们俩保持距离,不过也难怪,在经过上次那件事后,有些人貌似已经认为凡是近我身的都会直接被碾碎了,现在倒是挺方便。
这是个容纳了三千余人的食堂,除了食物的气味,空气里只余下三千余个男人臭烘烘的味道,我屏住呼吸,在扫过一角时稍稍一愣,才反应过来瞥见的背影正属于那个倍受瞩目的“菜鸟”。
叫中岛敦的年轻人已经换上了囚服,但穿得松松垮垮,消瘦的背影很容易被认出来。他去的方向似乎是堆放货物的仓库,他到那里干嘛?我皱了皱眉头,接着便不出所料地看见三个男人跟着他离去,为首的是被称为“乌鸦”的克鲁……恶心到极点的家伙。

我想了想,站起身来。

太宰治正在专心对付他餐盘里的一小块硬牛肉,见我起身,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烦了,去抽根烟。”我尽量显得漫不经心地说。

我慢慢踱着步子到了货仓里去,乌鸦和他的两个小弟正围着一个人,一堆货物正好挡住了我,透过缝隙,我得以看见那边的情况。

“……有人告诉我狱警让我到这来工作。”我听见那个新人困惑的问道,不禁暗骂他愚蠢,他的语气带上些小心翼翼:“请问有什么事吗?”
乌鸦和他旁边的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嘿,小子,说真的,你到底成年了吗?”其中一个人推搡了一下他的肩,年轻人倒退了几步,被他们逼到墙角。

我随之向左走了几步。

“孩子。”乌鸦在这时开了口,他的语气带有再明显不过的不怀好意,“……你知道这是哪吗?这里本来是用来规范犯罪的地方,但同样也是犯罪的聚集地。”
“我,我想我知道……"
“哦?你知道吗?”那三个人又令人厌烦地笑了起来,乌鸦问他:“那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趁你独处时操/你吗?要不是我明确表示出对你关于那方面的兴趣,现在你可能已经被好几个人轮着上了一遍。”

胡扯,我暗想。

过了一会儿,我才听见中岛敦的声音:
“……那您想要我如何做呢?”
“很简单。”乌鸦搓了搓手,“听话一些,只需要跪下再把你那小屁股撅起来,好好满足我和我旁边的这两位朋友,以后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但你要随时服从我的命令。”

——这些污言秽语无论什么时候听到都让我反胃,我厌烦无比地打算转身离去,却在这时听见了他的回答。

“听上去似乎……不错呢。”
我顿住了脚步。

而那些蠢不兮兮的笨蛋居然就这样认为他妥协了,乌鸦率先朝他性急地伸出了手,随后我听见了纽扣绷掉落在地上,以及人的身体狠狠撞在墙上的声音。

乌鸦被那家伙扯住领口,用单手直接扔在了仓库另一边的墙壁上。

我很确定那绝对是“扔”,即使乌鸦比他高了一个头不止,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连我都要怀疑自己用错了动词,那个瘦弱的家伙在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惊人的可怕。旁边那两个人似乎已经傻了,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始作俑者扔完人后又疾奔到躺在地上的乌鸦旁边,照着那张脸一脚踹了下去。
这下乌鸦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了。

“……你说的条件对其他人或许不错,但对我便是耻辱。”中岛敦语速很慢,我一字一句听得分明:“您说有很多人想……想打我的主意是吗?那就请您示范给他们看吧,让他们知道若想骑在我身上,首先要付的就是他们的命。”

他又是一脚踹了上去,我清楚听见鼻梁骨断裂的声音。

直到这时我才知晓之前的怪异感从何而来,是了,若真是个任人宰割的羔羊,又怎会有虎一般的眼神?

我摸了摸嘴角,才发现自己正在不由自主地微笑。
最后朝那边望了一眼,我离开了货仓。

回到座位,太宰治抬头对我笑道:“怎么这么快?我还以为你会打一炮再回来呢。”接着他看到我面上的表情,瞬间有些惊讶。
“你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太宰。”
我敲了敲桌面,语气中的愉悦连我自己都听了出来。
“……帮我个忙吧。”

出现让人愉悦的家伙,不好好玩玩会被人抢占先机……吗?

我记下了。

TBC




是的中敦,天哪中敦,我竟然真的写出来了,意外的带感。(bu


*补充:其实在敦踹人的时候本来想说的是“您说有很多人想上我是吗”,可是说到一半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急刹车改成“想打我的主意”。w


























敦酱的小虎牙和没有爪子的肉垫儿……活脱脱一只猫咪……⁄(⁄⁄•⁄ω⁄•⁄⁄)⁄

唐水今天吃糖糖了吗:

47-2瞎翻

“看尽所有俗恶仍能不失高尚的人,必须受到尊敬。”
敦君生日快乐
中岛先生曾经来过这世界真是太好了。

【急求约稿,望帮转发】

……心疼

锅鱼菌:

第一次开淘宝店没有经验,于是……就……不慎被骗子坑了1000,所以心理阴影面积很大,希望各位关爱一下我,直到重新赚回这些为止。


文豪野犬:ALL太,中芥,太芥,ALL森


心理测量者:崔槙,狡槙


如龙:尾立尾,桐锦,真锦,西真,佐真,嶋真


原创:能写


擅长风格:现代/原著/架空/日常/科幻/童话,不擅长古风历史和学术向(如有需要会去考据)尤其擅长各种肉。脑洞混乱全靠灵感,什么黄暴车都会开基本无雷(犯罪相关需要共同三思)。可苦大仇深的虐可平安和谐的糖。


方向:BLGLBG都可。


文风及旧文参考:见lof O网页链接


是否需要提供梗:是


订单文试阅读:500-1000字


可接受篇目长度:2w以下


手速:3000-6000/日(因为学业繁忙基本上是一周一篇,周末为主)


稿酬:35RMB/千字,纯肉文40RMB/千字。


私聊商议部分:文章发布及署名,角色理解,文章大纲,截稿时间,定金支付,是否repo,完稿后修改详情,下单请尽可能多地说明你的需求。


其他:有需要请私戳,备注约稿。双方均保证和平共处,不涉及三次生活,不骚扰不跑单不KY。未成年人建议不要约太过分的肉。


求你们了,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太敦

挖个坟。
真的很好看。

大蚊:

注意!
请务必!与《light a fire》配合食用!
一定!
音频戳这里!http://music.baidu.com/#/!/song/123772867?fm=altg3
这篇文给蜜柑小朋友!



各位好,我是中岛敦,非常荣幸能参加这个节目,在这里演说。我台词可能没有背得很熟,因为说老实话,节目组第一次联系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新型诈骗呢。

前面几位成功人士的演讲,使我深受感动。我的演讲应该就显得逊色很多,但是我有信心站在这里分享我的故事,因为前面几位讲的,是他们一个人的经历,而我要讲的,是两个人合并在一起,努力生活下去。

我和太宰治先生,从事纪录片的拍摄工作。在准备拍摄一个有关北极的个人旅行纪录片后,我们开始动身。但是因为资金问题,我们并没有太阔绰地花钱,能缩减的尽量缩减。太宰治先生精于拍摄,因此我们没有专门请负责摄影的人员,我作为太宰治先生的助手,同他一起前往北极拍摄。而我们的后方,有伙伴接应。刚开始,一切显得非常安妥。

我们准备了帐篷,鹿毛睡袋,罐头,还有阿拉斯加猎犬。

我们开始了记录。拍摄内容更像是一场求生的转播,因此必须非常真实。

沉重的铺垫很快来了,放在冰层上的直升机,因为冰层破裂而下沉。当时我们大部分的用品放在帐篷中,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害。镜头清晰地记录了那个场面,我很庆幸那时没有拍摄我——我的脸上露出了真正的惊恐。

当我冷静下来,我认为并不用担心救援的问题,这方面的安保措施没有任何问题,只要飞行员通知后方人员,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儿。于是我向太宰先生提议,先录制北极求生的实况。

我们大概于3月份前往北极,此时日夜较均衡。在那里的某一个夜晚,帐篷被风雪揉捏得几乎畸形,猛烈的风几乎实体化。那应该是一种能把人碾碎的力量,来源于深不可测的自然。我被这种力量所折服,我不敢闭上眼睛。人类非常渺小。

帐篷外面是漆黑的背景,数以万计的雪片冲撞旋转,这一切是如此伟大。惊慌感与敬佩感开始完完全全地充斥着身体。

在确认摄像机关闭以后,我开始控制不住地哭泣。太宰先生沉默地看着暴风,大雪,漆黑的外面世界和懦弱的哭泣的人类,然后在这个人类哭泣,绝望的尾声,拥抱住他。

我非常感谢这个拥抱。你们可以试着想象一下,当所有不好的,绝望的东西袭来,回忆起来,在风雪凶猛的黑夜里乘虚而入,你和另一个人一起陷入这样的境地里,而这个人,还在努力想着怎么拯救你。

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我将点燃火焰——太宰治先生抱着我说着这句话。这应该是一首诗歌。我咬着牙齿呜咽。

你已经做得够好,一切都会慢慢变好,就在今晚。

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我将点燃火焰,让余烬明亮,帮助你穿越无尽黑暗。太宰治先生说。

我们一起受到相同的恐慌,而太宰治,他依然像是神明一样,无所畏惧,拯救着有所畏惧的人。

在我目前为止全部的生命中,太宰治一直以来都充当着这个角色。我深受他的照顾。

这种夜晚时常会有。每当这个时候,太宰治先生会抱着我。我不仅指在北极的夜晚,我是说我遇见过的所有可怕的,悲伤的夜晚。

在此我骄傲地,代表太宰治先生宣布一个消息,我们决定相伴一生。

记录片播出后,我与太宰治先生确定了关系。我感到喜悦,因为当我面对寒冷夜晚时,我终于有了火堆可以靠近。

但是当我小范围传播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开始收到一些没想到的回复。

有一位男性说,真不敢想象这样的事实,你的母亲应该为此感到伤心吧。

有一位女性说,在你告诉我这件事前,我还是非常认可你的。

太宰治先生在那个晚上,那天没有风雪,我们不在北极,他一下一下摸着我的头发,他说,敦君啊——

你已经做得够好,一切都会慢慢变好,就在今晚。

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我将点燃火焰,让余烬明亮,帮助你穿越无尽黑暗。

有人直接表示,大众不会欣赏心理残疾,性取向不正常的人拍摄的纪录片。我注册了小号,隐藏了个人信息,私信这个人:你有在黑暗中无人拥抱的时候吗?

我永远不想感受这样的场景,所以当你企图让我放弃拥抱我的东西时,我拒绝,并愤怒。

我们为了拍摄纪录片,去过很多地方。我们去过盛满沙子的土地,那里有热风和眼睛明亮的女人;我们去过镶嵌在水中的村庄,那里有水汽和笑容满面的老人;我们去过满是岛屿的领土,那里有湿热和根须浸在水中的参天大树。

在那些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绝望的夜晚,太宰先生说:

你已经做得够好,一切都会慢慢变好,就在今晚。

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我将点燃火焰,让余烬明亮,帮助你穿越无尽黑暗。

我们的纪录片,或许获得了认可,或许没有。但是我们非常高兴地发现,有一些支持的,温暖的人。他们在告诉我们,拍得很不错,不要放弃任何东西,不要放弃对方。

因为这些人存在,所以我在这次节目上,我决定大范围地,全体性地宣布这个消息。我刚才已经说过一遍了,但是在此刻,我希望能再说一遍。

我和太宰治先生,打算相伴一生,就像北极的雪片一样,一起飘飞,一起落地,同样受着地心引力的吸引,因此不论过程如果,最终永远来到同一处。

太宰治先生对我说过的所有话,也正是我想对他说的。

太宰治先生,当风雪来临,寒夜漫漫,我将点燃火焰,让余烬明亮,帮助你穿越无尽黑暗。

我祝福听到我演讲的所有人,当你们遇到绝望夜晚时,能有一个像太宰治先生一样的人,点亮不会熄灭的火焰。

火光永不落下,至死明亮。